日媒:东京无法得知感染途径的确诊病例有4成
来源:日媒:东京无法得知感染途径的确诊病例有4成发稿时间:2020-03-29 18:30:13


3月22日,隔离后的第4天,樊瑞发布了第一条微博,此后他不定期在微博上记录自己的生活和心情。3月28日,他写道“作为一个定居武汉的江苏人,有一种安排叫做缘,我能参与此次临床研究,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啊!”微博配图里有一张接种日记卡,卡片的落款上署着江苏省疾控中心与湖北省疾控中心制。

樊瑞说,他做体检时,知道了江苏省疾控中心也参与此次项目,当时非常激动,“太有缘了,我既是江苏人,又是半个武汉人,做这件事太有意义了!”当天,他还非常激动地和江苏省疾控的专家合影留念。

3月19日,得知自己符合条件的樊瑞,当日接种了疫苗。当时有10多位志愿者一起接种,他的编号是“005”。“针扎进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,我问了好几个志愿者都是这样。我也有和其他志愿者聊聊天,心里还是挺平静的。”接种疫苗后,樊瑞就住进了隔离点,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期。

一个人一间房的隔离生活,也挺“热闹”。

接种疫苗前,樊瑞在武汉做志愿者。

接种新冠疫苗的编号“005”

樊瑞说,“接种后还是有担心的,但这件事绝对是利大于弊,总要有人去做这件事。这对我来说,也非常有意义。”樊瑞介绍,自己从事医疗方面的工作,在接种疫苗前,就一直关注相关信息。“疫苗能够面世,一定经过了严格的过程,我也咨询了一些朋友,得到了一些中肯的建议。”

樊瑞是家里的独子,父母都在江苏老家生活。接种两天后,他才把这件事告诉父母,“当时比较急,我就没想起来。”两天后,得知此事的父母非常担心。在耐心和家人沟通后,樊瑞的父母渐渐接受了,“我们现在每天都视频。”

境外输入第30例,女,24岁,中国籍,居住地英国伦敦。该患者自俄罗斯莫斯科乘坐航班(SU204),于3月28日抵达天津滨海国际机场,入境时体温36.4℃,申报有发热、干咳等症状,海关检疫排查后送往天津市和平区如家精选酒店(小白楼店)集中隔离医学观察点;29日咽拭子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,经市专家组确诊为我市境外输入病例,分型待定;现正在转往海河医院,有关流行病学调查正在进行中。

这名31岁的江苏小伙在武汉工作,3月19日成为新冠疫苗试验志愿者,编号“005”。“我希望体内能产生抗体,希望试验顺利量产,希望疫苗能消灭新冠肺炎,这是我作为志愿者最大的希望。”